主页 > F猫生活 >掉牙留根流脓口臭郭健平植牙甩牙周病 >

掉牙留根流脓口臭郭健平植牙甩牙周病

2020-07-12
阅读指数:619
掉牙留根流脓口臭郭健平植牙甩牙周病(八打灵再也讯)由于对牙齿护理没有正确的知识,加上不把一颗蛀牙所留下的“根”放在心上,以致高级编辑郭健平在21岁开始就饱受“咬牙切齿”之痛。2006年,他在刷牙时偶尔发现牙齿会出血及流出难闻的脓汁,同时也开始有口臭,因此再度回去医院检查,并找到真正的祸根──牙周病。“早在2004年,21岁的我在家乡玻璃市加央时,嘴里有一颗摇摇欲坠的门牙,虽然蛀坏而崩掉,但是因为疼痛不已,我只好到中央医院挂诊。当时这颗蛀牙虽然已掉落,却留下一点点尚未脱落的牙根藏在牙肉内,须很留意才会发现。”他说,其实自己曾就此事询问医生,但医生的见解是要拔也行,不拔也无妨,顶多讲话会“漏风”,不过若要拔除就必须动手术。就因医生这番话,最终他选择了不把剩下的牙根拔除,以致后患无穷。“当时我对牙科知识也不太了解,既然医生说不必拔,我就言听计从,没想到却是‘养虎为患’,所以在这之后我都学会一件事,那就是小问题就要立刻去处理。”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,郭健平偶尔会牙痛,可也没太留意,以为只是普通牙肉痛而已,因此没放在心上,可是在刷牙时出现流血及流脓状况,加上发现自己有口臭问题后,他才惊觉可能出问题了。于是,他重返玻璃市中央医院向医生咨询专业意见,而这次医生在详细检查后随即建议他必须拔除藏在牙肉的牙根,同时也指既然他人在吉隆坡打工,不如干脆就在当地治疗,或许可降低费用。“当时我感到非常害怕,也对接下来要做些什幺毫无头绪,而且据我了解植牙费用不菲,以当时的价格大约也要7000至8000令吉。于是我立刻上网查询最新资料,并于2007年前往国民大学在吉隆坡中央医院附近开设的诊所求助,该诊所是大学生的实习基地,而负责授课的导师是马来西亚顶尖牙医之一。”牙科主任亲自操刀他说,在排期进行检查后,医生发现原来他的牙齿后端还有一颗牙齿已崩坏,必须清除,最终安排在2008年一次过动手术。起初建议是由实习医生操刀,但万万没想到原来牙齿的情况极度複杂,最终必须出动他们的教授即郭健平的救命恩人,也是双溪毛糯医院约五十多岁的牙科主任卡丝玛医生。“当时我想自己还年轻,倘若左拔右拔,岂不是再也没有牙齿了?加上牙齿缺失会影响周遭牙齿,倘若必须植牙,那笔费用对于打工一族的我而言相当高,所以庆幸我能遇到顶尖牙科医生卡丝玛,她在接手我的案子后,立刻要我前往双溪毛糯医院排期,最终除了清除2004年留下的后患,也把另一颗蛀牙连根拔掉。”“不仅如此,她也建议我为拔除的两个缺牙区域进行植牙,同时告知另外一根已进行根管治疗的牙齿无需套牙。她也是唯一一个说无需为已进行根管治疗的牙齿套牙的牙医,起初我也有些怀疑,但在时隔多年后,该颗没有套牙的牙齿依旧稳固,只是稍微变色而已,如今我对她更是信任有嘉。”从植入大小螺丝至配上人工牙冠,整个植牙过程到2009年5月份才正式大功告成。“植牙和根管治疗是不一样的手术,以植牙而言,医生会先清除蛀牙所留下的一切,然后在牙床上螺丝打造人工牙根,直到所有伤口愈合,才会植入人工牙冠。至于根管治疗,则是把牙齿的神经线抽走但保留牙齿。”他说,健康的牙齿不会在刷牙时贸然出血,因此若发现出血,那很大可能是牙齿有问题,应儘快向牙医求助。“现在牙科技术都很先进,而且牙医会以保护患者的牙齿为大前提,即使是植牙或根管治疗也是如此。”政府医院植牙仅半价植牙费用一直是病患最关心的课题。郭健平指出,倘若与私人牙医相比,政府牙医费用几乎便宜一大半。以植牙为例,当时在私人医院的价格大约是每颗6000至8000令吉,可是在政府医院却只需2500至3000令吉即可。“在政府医院,牙科隶属专科部门,因此之前每次去複诊需缴付5令吉,而不是如普通看诊给1令吉登记即可。至于植牙所需的材料如螺丝及人工牙冠等,政府医院是交由病患和牙科供应商直接接洽,在2008年期间的价格大约是2500令吉至3000令吉,因此估计当时植两颗牙及其他费用不超过7000令吉,与私人医院相比少了一半以上,对病患而言确实是一大福音。”另外据他所了解,在政府医院拔智慧牙只需区区5令吉,这与私人医院至少要百元以上便宜多了。主治医生亲民无架子“一直以来,很多人对于政府医院有不好的印象,这也许因为一些医护人员的官僚作风,以及医生高傲的模样所致,但其实现在政府医院的医护人员早已变得亲民了。”郭健平不讳言,由于向政府医院求医的人数很多,因此往往病患需耗时等待,有时只是拿号码也必须一大清早去医院抢位,迟了就得排长龙苦等几个小时,少点耐性也不行,但事实上以他曾在政府医院多次求医的经历,他认为政府医院的医护人员非常有效率,好医生也大有人在。“就以我本身所遇到的医护人员为例,其中包括亲自为我操刀拔除牙根的卡丝玛。她是非常用心的医生。她在为我处理牙根时也亲力亲为,完全没有架子。”植牙期间寝食难安郭健平坦言,年轻时由于缺乏牙齿防护知识,一直都不晓得如何照顾好牙齿,但经一事长一智,现在的他很会照顾牙齿,同时也向身边朋友及家人灌输照顾牙齿的常识。“想起那段患牙周病的日子还是很害怕,当时不仅影响了心情,其昂贵的费用也导致自己闷闷不乐,而且在植牙时连续装上螺丝,不仅吃东西时非常辛苦,连带发音不準,甚至晚上也睡不好,庆幸获得身边人包括家人的支持才能一路走过来,因此家属的支持也非常重要。” 从2009年至今,郭健平再也无需“咬牙切齿”,只是偶尔补牙或检查牙齿而已,随着不再被牙齿问题困扰,他常常和同事分享照顾牙齿的心得,特别是鼓励大家每年至少要去洗一次牙,同时强调小事非小问题,要立即处理。“或许是因为我们小时候曾被大人或周遭人吓唬‘若坏蛋就拔你牙齿’,因此大多数人对牙医非常抗拒,但我以过来人的身分来告诉大家,看牙医并不可怕,也无须害怕。”同款牙膏勿用一辈子郭健平有一套照顾好牙齿的贴示。他说,除了每年至少洗一次牙,其余就是早晚刷牙,善用牙线及漱口水等,以及他曾听牙医告诫同一款牙膏不要用一辈子,至于市面上盛行的抗敏牙膏则见仁见智,以他本身而言则无效。“倘若发现喝水时牙齿会痛或不舒服,应立即向医生求助,或者是在吃苹果及喝汽水等酸性饮食后记得要漱口。其实我个人挺喜欢吃坚果类,庆幸此偏好没有影响到牙齿。”手术后,郭健平常脸带笑容并大方向身边人“秀”出牙齿。他指出,照顾好牙齿是每个人的终身任务,因此他也常上网了解及学习如何照顾牙齿,毕竟那一段痛苦的“牙”事让他见鬼怕黑。“要记得小事小问题就要立刻处理,包括牙齿,千万别让它演变成大事,这也是我在此事件中的领悟。”/良医:何建兴 2016.07.27‧2016.07.27

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