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G生活书 >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 >

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

2020-07-14
阅读指数:343
当然,我知道剧集说的东西都是骗人的。我当然知道,在香港的男人,总不会可以终日无所事事,搞一家海味店又或是酒楼,就可以有两个太太,几个仔女。我更不会相信,每一个家庭都会像李司棋的大妈或关菊英一样的二妈。一个家庭一个女人都已够烦了,还要有两个?

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

我当然知道剧集说的东西是骗人的。可是,我却很不争气的觉得,这个世界有很多人会依附着剧集教我们的事情去做人:像,剧集会教人「老公你肚子饿吗?我煮一个麵你吃吧?」彷彿世上所有不快事情,都只是因为肚子饿而引起,用麵条果腹后,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剧集会教人「女人,始终都要有一个归宿的。」彷彿已婚的女士,就是社会的赢家。不婚的女人,就是人生有缺失的人,像失明失聪一样,是有缺陷的。剧集会教人「结婚就要买房子,做人这幺辛苦,都为求三餐一宿而已。」彷彿租房子的,就是一宿不保的人。一宿都不保了,三餐不全还远吗?

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

人生在世,父母师长会教我们事情,但我敢说,剧集虽然没有「教」我们要如何做人,但他们的一言一语,都肯定可以提供一些活着的「借镜」。毕竟,在虚构文本建构的光影流声间,我们窥视了一些跟我们日常生活不一定有交流的人物如何「生活」。我们会以为,医生一定是在手术室像武林大会一样认真处理事情,当然后来我们才发现不认真的医生也是存在的。我们会以为律师们下班后一定会在酒店或夜店的某些Lounge 吃香喝辣,当然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律师朋友大多工作得天昏地暗。但我也会因为剧集的一句说话,而改变自己一辈子。

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
电视剧:《壹号皇庭》截图

你有看过安达祐实的《没有家的女孩》吗?我到今天,仍觉得那小女孩口中那一句「同情我就给我钱」,是人间哲理。同情那幺的廉价,那幺的没成本,你要我同情天底下所有人,有多难?到「同情」是有成本的,真的要牺牲,真的要付出,又有几多人愿意同情人?

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

你有看过木村拓哉的《悠长假期》吗?那时候,山口智子演的叶山南对木村演的濑名秀俊说「只是温柔都会很伤人」的。我才知道,原来这个世界,有一种鲁迅说的「捧杀」的变奏,对一个异性发出好感,却不先行一步把关係定调,是九十年代末期,经济不景气的时代,男人处理问题的方法。

大片有大片的金句语录,令人铭记于心,历历在目。常听人说,觉得日剧的种类好像愈来愈单一,好看的日剧也好像不太多,而且认真系的日剧好像没有太好的反应。如岚的樱井翔主演的《先出生的我》,谈及的是家庭收入下降引发的学债问题。第一集收视虽然破十,但第二集跌到七点几个百分点的位置。

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

结果又是类同的剧种,《Blue Code》完了,《Doctor X》又回来。但,我总觉得日剧的厉害,还是有感染力的。像最近,不经意的因为永山绚斗,而看了一套想仿效《深夜食堂》的《富士居酒屋》。以串星带起整个故事。第一集的时候,就有三个上一代的人,对着这一代的男主角问,他为甚幺会来到这家居酒屋。他说是因为看Instagram而知道。而三个上一代的阿哥阿姐们,就开始说当年,说「以前的人,怎会像现在的人,看网络去决定那东西好不好吃?」而阿姐就对着这一代的小孩说:「以前,好男人的定义,就是知道好吃的店的人。」

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

男主角才恍然大悟,想到生活的小节,如何被网络流转影响。

日剧还是会教我很多很多事的。因为,我还是会看很多剧集。尤其是,世道不古之时,更需要甜美的电光幻影去续命保身。

日剧教会我的事 健吾

相关阅读: